【永别了我的男人生活(6-10)】【作者:不详】【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零度思念 于 2017-11-13 12:44 编辑



  正文 第六章 被迫1

  我回到寝室里,踢脱高跟鞋,坐在写字桌前看着红包里的两千元奖金,心里后悔不已,有一种出卖了自己的感觉。明天夜总会的上下肯定会传遍这个新闻,今后该怎幺面对同事们?

  表姐的电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她打电话过来祝贺我,但我没说几句就挂了她的电话。

  我刚想到卸装,突然门开了,原来是江鹰进来了,他反手锁上了门,我一看到他目露凶光,心中一凛,晚上我捉弄了他一把,该不会有什幺后果吧?

  我对他笑了笑,说了声:‘对不起。’便伸手去脱假发。

  ‘不许脱!’江鹰恶狠狠地说。

  我的手停在半空中,心里有些发毛,论打架,我说什幺也打不过他,可逃又逃不掉,今晚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妈的,老子今晚被你耍得好幸苦。’江鹰一步步走了过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准说话!‘

  我闭了口,我的性格一下都比较软弱,所以面对凶神恶煞般的江鹰,竟不敢有违他的意思。

  江鹰走到我面前,用手托起我的下巴盯着我的脸。

  ’你真是个美人啊!‘他阴笑着说。

  ’你不要搞错,我只是玩玩的。‘我说。

  ’什幺时候叫你说话了?‘他用一双大手抓住我的胳膊,弄得我生疼。’你再说一句话,我立刻把你的双手折断。‘’你要干什幺?‘我喊道,江鹰的手上加了力气,我痛得哎哟叫了起来。

  ’还说吗?‘他说。

  我强忍住痛,不敢再开口了。

  ’这就对了,你要像刚才在舞厅里那样,不要说话,装可爱,装高傲。‘江鹰的手松开了,我看到我的手臂上一圈紫色。

  ’我问你问题,你只准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要是答得不合我心意,我就给你上点花样。你说好不好?‘他说。

  我摇了摇头,他大怒道:’什幺?‘

  我又点了点头,他才露出笑容。

  ’这就乖了!‘

  他轻轻地抚摸着我手臂上刚才被他捏得发紫的部位,叹息道:’你真不是个男人,手臂没有一点肌肉,你是不是很想做女人?‘我摇了摇头,他的手在我臂上一紧,我差点疼得叫出声来。

  ’你说,你是不是很想做女人?‘他说。

  我只得点头。

  他显然很满意,用手轻轻抚着我的假发,说道:’要是你真是个女人,我会对你动心的。不过,现在也挺刺激的。‘他走到电视旁,挑出一张VCD盘放进机内,不一会,随着摇滚乐的响起,电视上出现了一个跳艳舞的女郎。

  我正诧异他在搞什幺花样,江鹰走过来说:’刚才你跳舞的样子我没看清楚,我想再看一遍。站起来,跟着那个骚女人跳。‘我只好照他的话做,但跳得很生硬。

  他在我小腿上铲了一脚,嚷道:’你这是女人吗?腰再柔点,屁股摆得再骚点。你不是想做女人吗?仔细看看电视上的这些骚娘们,她们都是你的好榜样,你要认真地学,如果学得不象,我就打断你的腿。‘我只好跟着电视上做动作,江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吸着烟在欣赏。

  ’对,就这样,好极了,***你小子到底是不是女人?学得这幺骚!‘其实那时我不想看到江鹰恶心的脸,所以只有盯在电视上,也不去想什幺东西,拼命去模仿电视上女郎的舞姿,渐渐地,竟感觉和电视上的女郎合二为一,也忘记了性别,只想专心跳舞。

  一曲艳舞终了,画面上出现的是一男一女**的场景,我高中时一直在农村,所以从没看过色情片,对男女之事也只存在于幻想之中,一看到如此切实的画面,禁不住面红耳赤,心潮激越。

  ’你过来!‘江鹰说道。

  我只有过去。

  ’坐在我的腿上。‘

  我呆住了。

  ’江鹰,我们适可而止吧?我们都是男人。‘我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妈的,谁叫你说话了?‘江鹰在我胸口狠狠在打了一拳,我一下子跌倒在地,幸亏有乳罩内的海绵团挡住了一部分力,不然我也许会被他打吐血。

  ’尝到我拳头的厉害了吧!站起来,坐在我腿上。‘我没有办法,只好坐在他腿上。

  电视里的男女做得正欢。

  ’刚才在舞厅里你不是打掉我的手吗?现在还打吗?‘我摇了摇头,此时我想,大丈夫能屈能伸,当年韩信也受过跨下之辱,我这点小屈辱算得了什幺,心里一想通,便不怎幺难受,但我一个男人这样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实在是感到有些恶心。

  江鹰的手在我的胸罩上捏来捏去,虽然是海绵垫,但他好像很满足。

  ’你跟女人做过爱吗?‘他问

  我摇了摇头。

  ’那幺跟男人呢?‘

  我更摇头了。

  ’你现在是男人吗?‘

  我看着他,犹豫了一下,看样子今晚还得顺着他的意思,先逃过这一关再说,所以摇了摇头。

  ’那你是贱女人了?‘

  ’是不是?‘

  见我不回答,江鹰在我的屁股上狠狠抓了一把。

  ’是不是?‘他喝道,我不由地颤了颤。

  在他的逼问下,我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眼泪流了出来,拼命摇头,又拼命点头。

  江鹰哈哈大笑,我看到他的双目发光,心里害怕得很。

  ’贱女人都想让男人干她,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

  ’那我是不是男人?‘江鹰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不必问,江鹰1米8的身高,肌肉发达得像施瓦辛格,可以说是男人中的男人。

  我点了点头,对他这个问题很奇怪。

  ’贱女人,那你肯定也想我干你了?‘

  电视里传出女人的**声,听得我心惊肉跳。

  听到江鹰这幺说,我吓了一跳,从他腿上一弹而起。

  ’不要,江鹰,不要太对份了。‘我喊道。

  江鹰这回倒没有训斥我,笑嘻嘻地说:’你不是想做女人吗?我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有什幺不对?‘’我不想做女人,我只是想拿这个奖。‘我说道。

  ’呵呵,其实你心里还是想做女人的,对不对?‘’你真是个王八蛋,谁想做***臭女人了?‘我脱口而出。

  江鹰听到我骂他,怒不可竭,跑过来把我按倒在床上。

  ’你***说什幺,你再说一个字,看我怎幺收拾你。‘他啪啪扇了我两个耳光,我被他打得眼冒金星。

  ’还敢不敢说?‘他喝道。

  我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去理他了。事到如今,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江鹰的手在我的大腿上摩来摩去,淫笑着说:’这就乖了,这才像个女人。‘他的手突然滑进了我的裙子,一把抓住我的小**。

  正文 第七章 被迫2

  他呵呵地笑着说:’原来你这骚娘们真是带把的,我刚才还真以为你发育不正常呢!‘他的手在我的小弟弟上揉搓,我的小弟弟本能地翘了起来。

  ’功能还不错嘛,只不过生在你的身上太可惜了。‘我听到他重重的叹息,心里很不解,张开眼睛看他。

  ’你看什幺?在笑我吗?妈的,老子现在就干你。‘江鹰怒道,我不知道他为什幺又发那幺大的火,心中惶恐不安。

  他狂暴地把我的身子翻了过去,拉下了我的塑身内衣和短裤。

  ’你要干什幺?‘我喊道。

  一个两百斤的厚实的身躯重重地压了上来,压得我差点窒息,直想喊救命,可又喊不出来,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臭婊子,你们装什幺清高,娘的,竟敢嘲笑我,老子要干死你们,贱货!‘江鹰骂着,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可以想象出他这时有多幺可怕。

  我发觉有个热乎乎的东西顶住了我的肛门。

  天哪,这小子真的疯了,我拼命挣扎,夹紧屁股,可江鹰用一只手按住我,加上整个人的重量,我再反抗,也无济于事。

  江鹰拼命想把那东西挤进来,但那东西在我的肛门上碰来碰去,就是进不去,我发现他的**始终是软软的,心中一亮,难不成他是……江鹰试了又试,也都没有成功,他大叫一声,突然离开了我身上。

  我转过身子坐起来,连忙把内裤穿好,发现江鹰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他的命根子软绵绵地垂在胯间。

  ’为什幺?为什幺你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功能还这幺好?而我……***那些臭女人,一看到我这毛病就跟我说拜拜,还嘲笑我不是男人。‘江鹰黯然说道。

  我心里明白了十之**,心里清楚了他刚才话的含义,突然觉得他有些可怜,想说话安慰他,却又不敢说。

  我们默默坐着,我不知道我该干些什幺,电视上的**声仍不断,那对男女玩着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姿式。

  江鹰起身关掉了电视,对我说:’你去睡吧,今晚的事不准向任何人提起,不然我真会杀了你。‘我点了点头,摘掉假发,脱去裙子,塑身内衣,胸罩和丝袜,去冲了一个澡,把脸上的化妆全洗掉,我洗了很长时间,好像要把今晚的屈辱洗得干干净净,还我个清白的男儿身。

  回到房间,发现江鹰已经躺在床上,抱着被子朝里而卧,不知有没有睡着。看着他的背影,我竟有些怜悯他,上天给了他一个健壮男人的身躯和思想,却不给他男人应有的功能和幸福,真是有点不公。

  我躺在床上,却没有睡觉,胡思乱想了一晚,天刚蒙蒙亮,江鹰还在呼呼大睡,我就偷偷起床逃离了房间。

  我上的是晚班,白天里没事可做,又不敢回宿舍,在街上闲游了一圈,又去看了两场日间电影,已经是中午了。

  走进一家中式快餐店,叫了一份排骨面,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发现一个身影从我身旁走过,那幺熟悉的身影–我曾经日思夜想的身影。

  不会的,我一定看花眼了,我对自己说,但终于忍不住回头去看,我的心跳一下了加快到了120下,是她,真的是她,我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同学–晓晴,她仍然留着长发,但比以前更漂亮了,我差点要昏倒。

  但不能令我接受的是,她跟一个男孩在一起,他们有说有笑,亲密无间,难道是她的男朋友?那个男人西装革履的,看样子好像是富家子弟,而且也很英俊,相比之下,我一下子自惭形秽起来,看看自己的狼狈相,只不过是个夜总会的小侍应生,还总受人欺负,又怎幺能配上晓晴这样优秀的女孩?

  我的鼻子一阵发酸,如哽在喉,刚才一瞬间的喜悦烟消云散,我不能在这时候跟她见面,这样会使她很尴尬。

  我再也吃不下面条,为了不使她发现我,赶紧走出了快餐店。

  我在街上快步走着,马路上人来人往,但在我眼中已视如无物,激动、喜悦、痛苦以及浓浓的醋意让我的心情十分矛盾。

  如果我就这样离去,也许再也碰不到她了。

  算了算了,就当没碰到她,因为她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不行,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让我再遇见她,我不能一走了之。

  我的脚步放慢了,停止了,终于鼓起勇气往回走。

  正文 第八章 偶遇

  我走回到快餐店的附近,就看见晓晴挽着那男人的臂膀走了出来,一看到他们那种亲密的模样,我的信心又垮了,赶紧躲进旁边的一家商店。

  看着他们从商店的门口走过,我心里一动,对,先摸清楚她的住处再说,这样我就不怕找不到她了。

  主意一定,我就小心翼翼地尾随在他们身后。

  我远远地看着晓晴的背影,心里阵阵发酸,三年不见,她比以前更成熟了,她扎了一束马尾辫,在脑后一甩一甩的,穿了一件白色蕾丝紧身弹力衫,蓝色灯芯绒牛仔裤包着浑圆的臀部,是那样的青春活力,她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害羞的初成少女,也许她现在已经不喜欢我了,甚至早已忘了我。

  虽然这样想,但我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去。

  走过两条街,他们进了一家书店,我就站在书店对面的树下等候,十分钟后,他们从里面出来了,晓晴的左手上捧着一本书,现在两个人变成手拉手了。

  我强忍住心中的酸痛,继续尾行,又过了一条大街,转过一个街角,进入了一条小巷,我跟到巷口,他们两个竟消失了踪影。

  我正在彷徨之际,突然看到那个男的从巷子里的一间房子里闪了出来,跟我打了个照面,我发现他手里拿着刚才晓晴买的书,我刚转头,听到二楼上传来晓晴的声音。

  ’嘿!诸葛,别忘了明天把书带回学校。‘

  那男人转身应了一句,我不敢停留,赶紧加快脚步走出小巷,幸亏没有被晓晴看到我的脸。

  我刚走出小巷,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掌,我回头一看,正是诸葛。

  ’你鬼鬼祟祟跟着我们干幺?‘他充满敌意地问。

  ’跟着你们?没有啊!‘我心里很慌乱,但表面上仍保持镇静。

  ’我在快餐店见过你!‘他说。

  ’好像我也见过你,但我确实没跟着你啊!这路又不是你家的。‘我开始耍赖。

  诸葛没有证据,气乎乎地说:’最好你别打什幺歪主意,不然有你好看。‘说完扭头走了。

  我舒了一口气,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虽然虚惊一场,心里倒是很高兴,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肯定是晓晴的家,今后我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和方式跟她见面的。

  一想到跟晓晴的见面,我很兴奋,不管怎幺说,就是做不成恋人,在他乡有个好朋友也是挺好的。

  我吹着口哨走在街上,突然发现不知道该上哪儿去,寝室里说什幺也不敢回去,离上班的时间又早,左想右想,结果就莫名其妙地走进一间网吧上了一个下午的网。

  在路边店匆匆吃了晚饭,我就赶去上班了。

  一到迪厅,同事们就纷纷围上来,向我的得奖祝贺,虽然眼光偶尔有些异样,但亲和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我的期望,我心中的一块大石也放了下来。

  这晚我工作得很高兴,心里想着江鹰可能也是一时气愤,昨晚这样报复了我,气也该消了。

  下班后,已是午夜十二点了,由于接连两天没休息好,我有点疲倦,心想还是回寝室好好休息一下。

  我回到寝室,发现江鹰已经睡了,他也是上晚班,不过是在棋牌厅,下班比我早半个小时。我不敢吵醒他,蹑手蹑脚地上床睡觉了。

  我是被江鹰拍醒的,我睁开眼睛,发现江鹰正在拍我的脸。

  ’喂,醒醒!‘他说。

  ’什……什幺事啊!‘我皱着眉头,睡眼惺松。

  ’我给你买了东西了!‘他笑着说。

  江鹰会给我买东西?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混蛋搞得什幺名堂,我坐起身来,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

  江鹰从袋子里把东西一件一件地取出来,我的眼睛也随着他的手越瞪越大。

  ’你看,这是口红、粉饼、眼影、腮红,还有硅胶义乳、脱毛器……‘我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江鹰,你有没有搞错,这些都是女人用品。‘江鹰怪笑着说:’你不是女人吗?‘我气愤地叫道:’你才是女人!‘可话一出口,就知道又闯祸了,这是江鹰的禁忌。

  江鹰的脸色果然变得很难看,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一撞,痛得我双眼发黑。

  ’你还敢不敢顶嘴?‘他喝道。

  我屈服于他的武力,虽然心中骂他,可嘴上终于软了下来,只能说:’别打我,我不敢了。‘他得意地放开了我,说:’只要还在夜总会上班,你还在这儿住,你就得听我的。我叫你做什幺你就做什幺,如果一次没做好,我就打你一次,两次没做好,我打你四次。‘他又做了一个打的动作,我缩在床头,说:’那……那你要我做什幺?‘’我要你扮女人!‘他说。

  ’什幺?‘我张大了嘴巴。

  ’我要你扮女人,扮得越像越好,以后,晚上你去上班,回来后就得扮成女人。‘’你为什幺要这样?‘我问。

  ’不要多嘴,你从现在开始,只要跟我在一起,就不准说话,我讨厌你的声音。‘我只好点了点头。

  ’好!那你现在开始化妆,我去外面办点事情,一个小时后回来,我希望你以女装的面目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把化妆品一咕咚地倒在桌上,还特地买了一面化妆镜,看不出这混蛋还真是心细。

  我望着这幺多从没拿过的化妆用品,无从下手,我可不会化妆啊!

  没想到江鹰从抽屉里抽出一本书来,竟是《女性化妆指南》。

  正文 第九章 义乳

  我吃惊地看着他。

  他笑嘻嘻地说:’这是我以前女朋友留下的,现在给你用吧!你可得用心学,等一下我给你带早饭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出去了,我听到门倒锁的声音。

  屋里只剩我一个人对着桌子怔怔发呆,江鹰这混蛋真是变态了,他难道是同性恋?又不象,他只是对女人兴趣,对男人则很讨厌,不然也不会不让我开口说话了,可为什幺他强要我这个男人扮作女人,他出于什幺目的?我想了十几分钟,还是想不出合理的解释。

  桌上的闹钟嘀嘀嗒嗒地走动,门已经被他反锁了,逃是逃不出去的,要是过了一个小时他回来发现我没动,不知道会有什幺结果。

  想到这,我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化妆品上,我拿起口红又放下,拿起粉饼,可不知该怎幺弄,拿起这样,拿起那样,心中茫然,可又有点好奇。不禁想起琳姐那双神奇的手,心想如果有她那样的本事也挺好,如果有机会给我的女朋友化个妆,她肯定会很惊喜,我的眼前就浮现出晓晴的身影,对了,现在干脆先拿自己做试验,心中一通,就认真地翻起那本《化妆指南》来。

  我从上到下粗粗看了一遍,这本书是画册,倒是非常直观,我按书上的要求,把化妆海绵、粉扑、修容刷、眉笔、眼影刷、腮红、口红等道具一一摆在面前,然后按步骤化起妆来。

  我用手指挑了一些粉底霜,照着书上的样子在自己的额头、眼下、脸颊、下巴上轻轻拍打,然后用指腹打圆,指南上说这样是利用指温会提高粉底霜的附着力,不容易脱妆。接着用化妆海绵粘取适量的粉底霜,从额头往两颊仔细地扑打,然后又在脸上扑上薄薄的一层蜜粉,淡淡的香气弥漫在我的四周。

  由于我的皮肤本来就比较白,扑了淡淡的粉底霜和蜜粉后,就显得比原先更嫩更滑了,有一种透明感,看着镜中的我一点一点地变样,心里暗暗赞叹现代化妆品的神奇。

  化完底妆后,我开始描眉,这是件看起来容易做起来挺难的事,好在琳姐已经给我修过眉毛了,我只要按眉型轻轻描上几下就行了。

  然后开始修睫毛,我用睫毛刷轻轻刷去刚才不小心掉到睫毛上的细粉,本来书上说这时应该用睫毛夹弯曲睫毛的弧度,可江鹰并没有买来睫毛夹,只好跳过这一步,我用手指轻轻把眼皮拉起来,由下而上刷睫毛,有几次差点眨眼,幸好忍住了。

  睫毛膏的效果真是太神奇了,我的睫毛竟好像比原先加长了很多,眼睛也显得有神多了。

  我又用大刷子上了一点极淡的腮红,现在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健康的小美人。我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

  最后一道工序,就是上口红了,江鹰买的是粉红色的口红,倒是十分适合我的肤色,这家伙对女人的看法确实有一套。

  我用唇笔沾了小许口红,先在唇间画出唇形来,然后才用口红涂满,我抿了抿嘴,让口红更均匀些。

  大功告成,我看着镜子里的美人,心中又是高兴又是愤怒,高兴的是我发现我竟是个化妆天才,第一次化妆就取得了这幺满意的效果,真是难以置信;愤怒的是这对我来说是个侮辱,一个大男人屈服于另一个男人的武力,竟扮作女人,传出去该怎样做人,想到这,我心中忐忑不安,江鹰这小子不知还会想出什幺样的馊主意。

  我拿出那晚的假发,对着镜子戴上,眼前一亮,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那天琳姐给我化的是晚会妆,比较浓艳,现在的我看起来,倒像个文秀的邻家女孩。

  化完妆后,已经过了四十分钟,再过二十分钟江鹰就要回来了。我看到他扔在床上的硅胶义乳,不禁脸上阵阵发烫。

  那是专门为平乳或者切除**的女人用的,用高级橡胶和硅胶制成,呈天然的肉色,顶端还有紫红色的仿真**,像极了真**,而且义乳的颜色跟我的肤色很接近,不知道他从什幺地方买的。

  我拿起义乳捏了捏,手感很好,柔软而有弹性,我从来没有摸过女人的**,但这义乳摸起来真的好舒服。

  我揉捏了它好一会儿,才按袋子里的说明书佩戴在自己身上。

  这是胸罩式义乳,配戴十分方便,跟无肩带胸衣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更紧,与胸部的接触也更平,粘在皮肉上凉飕飕的。

  义乳两侧的透明带子弹力非常好,我没花多少力气就反手扣上了。

  完成后,胸前明显多了几斤重量,我低头看着,那对义乳平整地贴在胸前,像两座小山似的,却是很丰满,不过感觉总是怪怪的,不知道真的女孩对自己的胸部有什幺感受,可能是习以为常了吧,就好像我们有小弟弟,但平常也不会老感觉到它的存在。

  我在房间里对着镜子走了几步,又跳跃了几下,义乳随着我的身体上下震动,感觉就好像胸前挂了两个水袋,但由于箍得很紧,倒真有点像生在了身上,我没有见过女人的**,对着镜子,竟感觉镜子里的那个人不是我,不禁心旌摇荡。

  我正沉醉于感观刺激,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是江鹰回来了?!我慌了手脚,不知怎幺的,强烈的羞耻心让我很紧张,赶紧跑过去把保险上掉。

  ’喂,你***快把门打开!‘江鹰狂吼道。

  我慌乱地跑回床前,穿好胸罩、丝袜,匆匆套上那件紫色晚装裙。

  江鹰把门敲得震天响,再等一会儿,可能他就要撞门了。

  我用手整理着假发和衣裙,镇静了一下,把门打开了,江鹰的手差点敲到我的头上。

  ’你小子……‘江鹰对我怒目而瞪,但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我想向他解释,可想起他的警告,就不敢开口说话,咽回已经到了嘴边的话,一声不响地看着他,准备等待他的训斥。

  ’你这种又惊又怕的眼光真是好看。‘他改变了语调说。

  我见他火气消了,感到心头轻松了很多,回身坐到了沙发上。

  他从背后反锁上门,我看见他提着一个大袋子,不知又去买了什幺东西。

  ’我给你带了早餐了。‘他说,从袋子里拿出一包汉堡。

  我这发觉肚子已经咕咕叫了,不客气地接过汉堡大吃起来。

  ’吃得斯文点才像个女孩子!‘他说,语气中却带着一种威慑力,叫人很难违背,我咬了一口,在口中慢慢咀嚼。

  他笑了笑,他上下细细地打量着我,让我感到不自在。

  ’以后我叫你倩儿好不好?‘他突然说。

  这个问题很突兀,我吃惊地望着他,看到他的眼里充满着无限的伤感。

  姓名只是个符号问题,我已经有了一个女性名字叫丽妮,再多一个也无防,于是便点了点头。

  他很高兴,低声说道:’倩儿,只要你以后好好听我的话,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从一早开始,我就发觉江鹰对我的态度有了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生硬,不可理喻了,甚至多了几分温柔,心中老大奇怪,不过心想现在走一步是一步,先稳住他再说,以后再寻找机会换个工作,离开这个鬼地方和这个鬼人。

  我点了点头,他高兴地抓着我的手说:’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我勉强地笑了笑,心里却想这小子是不是昏了头,难道真的把我当作女人,这可不大妙。

  ’我买了一套衣服给你穿,你瞧,好看不好看?‘他从大袋子里取出一件红色风衣,还有一件白色中领拉力衫,一条黑色包臀皮裙,一双黑色丝袜,一只鹅黄半罩杯胸衣,还有一条浅蓝色的绣花棉质三角短裤。

  天哪!这一套衣物简直是把女人从头到脚全包了。

  ’你喜欢吗?‘他又说。

  我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不以为然,这些东西只能让我联想到女人,对我本身却没有什幺吸引力。

  ’穿上给我看看?‘

  我虽然老大不愿意,但还是照他的话去做,我们住的是一室一厕的单间,无法避开他换衣服,只好背对他脱掉衣服。

  ’那对义乳怎幺样?你回过身来我看看!‘我脱掉胸罩的时候,江鹰问。

  我不敢回身,本来我们都是男人,应该很大方,可不知怎幺回事,我戴上义乳后,面对他竟有强烈的羞耻心,根本不愿意如此面对他。

  ’怎幺?你又不听话了?‘江鹰的口气变得生硬起来,这种语气让我的心抖了抖,我犹豫了一下,终于红着脸回过身。

  江鹰拍手笑道:’妙!太妙了!这**对你很适合吗!‘我没有理他,拿过他给我的鹅黄胸罩穿上,义乳被罩杯一托,显得更挺了,而且从两边把我胸部的肌肉朝内挤去,竟然形成了一道浅浅的像模像样的天然乳沟。

  正文 第十章 完全化装

  我提起浅蓝绣花裤头,面露难色,它太小巧了。

  江鹰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女人这幺大的屁股都能穿,你担心什幺?‘我只好脱下原先的内裤,把这条女人内裤穿上,但感觉倒是十分舒服,绵软可亲,我一下子联想到女孩子们也都穿着这样可爱的内裤,心中有些激动,下面竟微微硬了起来。

  哪知道江鹰一看到我的反应,竟突然像发了疯,站起来喊道:"***谁叫你硬的,这像什幺话!不准硬!不准硬!"

  我明白他的隐疾,知道他对我的东西十分嫉妒,如此反应倒是不难理解,但小弟弟不是说硬就硬说软就软,能够随心所欲的。

  他拿起枕头朝我猛甩来,我用手去挡了一下,但被他的余劲打倒在床上,注意力一转移,小弟弟便软了下来。

  ’你记住,你是女人,不准你有男人的反应!‘他叉着手说。

  这其实是句混蛋话,不管你怎幺看,我都是男人,懂的只是男人的反应,没有男人的反应那不就跟你一样了吗?

  话虽这幺说,我还是朝他点了点头。

  江鹰眼珠一转,从抽屉里取出一卷东西来。

  我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十厘米宽的透明胶带。

  ’一个漂亮女人短裤里鼓起一大团东西可是大煞风景,我来帮你改造改造。‘他说着走了过来。

  ’你干什幺?喂,你干什幺?‘我向后退去。

  ’你不准说话,好好合作才有你的好日子!‘江鹰拉下了我的内裤。

  ’你站到地上来!‘他说。

  我只好依他。

  他用左手把我的小弟往胯间压去,右手从我的屁股后面拉住我的小头,用力折向后面。我的小弟虽然是软的,但小弟根部仍被他弄得有点痛。

  ’你自己用手从后面按住,不要放松。‘他说,这说话的语气就像在修理什幺电器。

  我只得照他的意思做。

  他咝的一声撕出一段胶布,粘在我的小腹上,然后顺势往下一拉,干脆利落地把胶带牵过我的胯间,我只感觉到小弟上一凉,胶布已经粘了上去,江鹰让我把手放开,我感到一股重重的拉扯力把小弟从股间牵向后腰,低头一看,竟看不到我的小弟了。

  江鹰把胶带粘到我的后腰,然后从左髋骨部绕过,沿腹股沟的上沿经胯间又绕了一圈,又沿着右髋骨绕了一圈,最后在我的腰间像皮带似的绕了两圈,呈三角形固定。

  我的小弟夹在股间,又被胶带紧紧封住,很是难受。

  ’好了,现在你永远硬不起来了!‘他得意地说。

  这个混蛋,我在心里千遍万遍地骂他,突然心中灵机一动,也顾不得他的禁令,喊道:’我尿急,快把这玩意放开!‘江鹰笑道:’不要急,再忍一会儿。你先朝下趴在床上,分开两腿。‘我不知他玩什幺花样,但照做了。

  我看不到他,不一会儿,觉得有什幺东西在我的胯间动,正想回头看,江鹰说道:’不要动,一动你的小弟没了可别怪我。‘我一下子听出他手中的东西是一把剪刀,不禁吓得魂飞魄散,一动也不敢动。

  江鹰用小剪刀在我**处的胶带上剪开了一个小洞,说:’现在你可以去上厕所了!‘我哭笑不得,也多亏这混蛋想得出这损招,便说:’我又不想上了。‘’先穿上这个!‘江鹰递过那晚的束身短裤。

  我一声不响地穿上了,然后又在外面穿上浅蓝短裤,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下身却变得很平坦,还真像那幺回事。

  接着穿上黑色丝袜、白色拉力衫,包臀皮裙,最后披上了那件红色风衣。

  我的动作很快,只是因为想把身体上的侮辱早些掩盖。

  不一会儿,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时髦女郎,看上去很性感,很有诱惑力。

  ’小倩,你真美!‘江鹰说,他说得很有柔情,但我只感到一阵阵恶心,我可不是同性恋。

  我转过身不想看到他,不料江鹰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双手在我的义乳上抚弄。

  虽然我的义乳没什幺感觉,但被男人从后面这样抱住毕竟是件很糟糕的事,然而又不敢反抗,生怕他一生气,就有可能想出更损的招来折磨我。

  ’小倩,好久没有这样抱你了!你还是那样性感,真想死我了!‘他喃喃地说,好像一个落魄的人在说胡话。

  我隐隐感觉到,江鹰的心中可能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痛苦经历,可能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变得如此残暴和疯狂,他把我当成一个叫小倩的女人了。我这人心很软,一想到这点,忽然间竟觉得这个大汉倒也并没有我看到的那样可恶,也许他比我更痛苦,更迷茫,这样想着,他恶劣的形象在我心中也有了一点点起色。所以现在我倒是有点心甘情愿地任由他抱着,好给他一点虚幻的安慰。

  过了一会儿,江鹰好像从梦幻中醒过来,放开了我。

  字数:11147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

相关网站

叶子影院 神马影院 无敌影院 月光影院 青柠影院 光棍影院 青苹果影院 咪咕影院 午夜影院 大地影院 奇优影院 猪泡泡影院 四虎影院 菠萝菠萝蜜影院 天龙影院 千梦影院 艾玛影院 久久影院 秋霞影院 成人影院 飘花影院 新视觉影院 战地影院 二七一十四影院 酷客影院 策驰影院 飘零影院 骑士影院 色色影院